復刊第十三期•2004年3月

從雅各書看基督徒人生中的矛盾現象與統一(一)

滕近輝

  使徒雅各寫信給分散各處的基督徒,教導他們如何過正常的基督徒生活。他指出在基督徒人生中容易發生的各種矛盾現象,並教導他們如何勝過和消除它們。分述如下:

一、「心懷二意」的矛盾與統一(一1-11)

  「心懷二意」亦可稱為屬靈的「騎牆主義」,即模稜兩可,恰如一般人所稱的「三心兩意」。雅各說這樣的人在「所行的路上沒有定見」(一8),有如一個初學行走的幼童站在哥哥姐姐面前,他們齊向他招手,他望望這個,望望那個,不知往哪邊去才好,終於跌倒。雅各說:這些心懷二意的人在波浪中「被風吹動」,意即隨波逐流:風向這邊吹,他們就向這邊走;風向那邊吹,他們就向那邊走。這些人可稱之為「騎牆派」,左右觀望哪一邊有利可圖就向那一邊走,毫無人生原則。正如王明道先生的著名詩句所言:「為人莫如風前草」。雅各說:「這樣的人不要想從主那裡得甚麼。」(一7)

  雅各指出這一種人生現象,是出自「疑惑」(一6),即半信半疑。當基督徒將疑惑除去,就一變而為「一心一意」,以堅定的步伐奔走靈程。

二、試探與試驗之間的矛盾與統一(一12-15)

  「試探」是罪惡的作用,其目的是使基督徒犯罪與跌倒。這也正是魔鬼的目標,他試探人為要使人跌倒犯罪,基督徒在遭遇罪惡的試探時,要有「忍受」的心志(一12)。「忍受」二字在中文裡面有消極的意味,但同時含有雖然不容易卻願意努力去作成的意思。這樣的人「是有福的」。這試探變為「試驗」。這人在試驗中得勝時,就獲得「生命的冠冕」,表示他有美好的生命。

  試探與試驗原來在意義上是相反的,卻在這特殊的處境中統一起來。

  此處經文(一14)用「牽引誘惑」來形容「私欲」的作用。這作用的內容含有兩種因素:一是「牽引」,另一是「誘惑」。分述如下:

「牽引」包含兩種作用:

    1. 「牽」--有如中文所說的「藕斷絲連」。這絲有如蜘蛛網的細絲,能將飛蟲黏住;不能飛脫的,便成為蜘蛛的食物。
    2. 「引」--有如中文所說的「吸引」,恰如一塊磁石將鐵吸過去。

     

「誘惑」亦包含兩種作用:

    1. 「誘」--正如漁夫使用「魚餌」誘引魚兒上鉤。
    2. 「惑」--有如中文所說的「迷惑」,使人失去分辨真假的能力,以致走入迷途。

三、聽道與行道之間的矛盾與統一(一22-24)

  「道」字的寫法很有意思:由兩個部分構成,其一是「首」字,即頭;另一是「 」,表示行路,許多含這一部首的字都含有行進之意。例如:途、進、迅、速等。因此「道」字的結構含有兩意:道在頭腦中,亦在行動中。「道」不單單是頭腦上的知識而已,它也彰顯在行為中。

  讓我們再注意「聽」字的結構:左邊是「耳」字,右邊的底部是「心」字。這正是表達由耳入心之意。真正的聽見不是左耳進右耳出(即表示聽了就忘之意,參一24-25),乃是「實行出來」(一25下)。

四、虔誠外貌與虔誠實際之間的矛盾與統一(一26-27)

  「自以為虔誠」就是有其貌而無其實的虔誠,近似「偽君子」。而真正的虔誠是由兩種因素構成的:一是「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」,另一是「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」(一27)。前者是愛的行動,後者是聖潔的生活,單有兩者之一是不完整的。

五、重富輕貧之間的矛盾與統一(二1-8)

  在當時的教會中,浮現了一種令基督疾首嘆息的矛盾現象,那就是重富輕貧。他們請有錢的人坐上座,而叫窮人站在一邊或坐在富人腳旁的地上。雅各說,這是一種神所憎惡的「惡意」(二4),這樣的表現違反神的心意。雅各說:「親愛的弟兄們,請聽,神豈不是揀選了世上的貧窮人,叫他們在信上富足,並承受祂所應許給那些愛祂之人的國麼?你們反倒羞辱貧窮人。那富足人豈不是欺壓你們,拉你們到公堂去麼?他們不是褻瀆你們所敬奉的尊名麼?經上記著說:『要愛人如己。』你們若全守這至尊的律法,才是好的。但你們若按外貌待人,便是犯罪……那不憐憫人的,也要受無憐憫的審判。」(二5-13)

  這一種「按著外貌待人」(二1)的情況,正是今日社會的寫照,恰如中國人所說:「先敬羅衣後敬人」。這絕不是基督徒所應作的,我們反而應該在社會中表現出不同的態度--「愛人如己」。這四個字被雅各稱為「至尊的律法」(二8),因為「神就是愛」(約壹四16)。主耶穌把愛神和愛人形容為「相仿」,意即兩者既具有相似的重要性,同時也具有連帶的關係:一個愛神的人,才能真正地愛人。

(本文作者為本刊榮譽顧問及香港牧職神學院講座講師)


本刊免費贈閱,歡迎索取,自由奉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