復刊第十六期•2004年12月

活出「性」潔(三)──防範性罪

胡志偉

經文:撒下一一1-27

  撒母耳記下第十一章論述成年男性的失敗故事。大衛,一位合神心意的王,也逃不掉色欲的試探,身陷其中,並為此接二連三地犯罪。
  當大衛登上寶座時,正是他事業生涯的黃金歲月。「一日,太陽平西,大衛從床上起來」(2節),正好反映成年男性事業有成之後,試探之一就是鬆懈下來,不再埋頭埋腦於工作。那段日子,並不是西線無戰事,大衛差派了大將約押與亞捫人爭戰(1節)。也許,大衛認為大局已定,身為一國君王,他毋須在沙場上作戰,已確立了其成功男人的地位。
  為何一位屬靈君王也會跌倒?為何若干教會領袖也會犯上婚外情或姦淫?也許值得關注的不是「為甚麼?」,而是大衛及這些神的工人,他們在「性罪」的失敗上有甚麼功課,給予我們(尤其是弟兄)有何適切的提醒?從大衛的犯錯,有三方面是弟兄要不斷思想的:

一、高估個人的能力
大衛不是在青年成長期犯下此罪,乃是於事業有成、大權在握之際。有研究指出,當男人在事業發展至頂尖,工作再不能賦予新的挑戰時,他們於此階段有可能轉往新的領域冒險,「狩獵女色」就成為大衛的新戰場。
一般男士──特別是已婚弟兄──往往高估個人面對「性試探」的自制能力。他們以為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情欲失陷,一定不會在己身出現。我較他們年長和懂事,我也有不錯的婚姻生活,我且是愛主並熱心事奉的信徒。
面對「性試探」時,靈性高超如大衛,也會一時失足;個人與神的關係並不是自動而有的「防禦力」,更重要的不是與性試探「爭而戰之」(fight to win),乃是「退而勝之」(flight to win)。
約瑟面對主母的誘惑,深知己力不能取勝,唯一可行的是「跑到外邊去了」(創三九12)。保羅提醒提摩太「要逃避少年的私欲」(提後二22),也是針對男性的身心構造容易屈服於「性罪」之下。
不高估個人實力,就是信徒坦白承認內心存在的非分思想,要作好防範,不給予機會,否則片刻的歪念,導致一生的後悔。

二、鬆懈思想的防禦
大衛午睡過後,在王宮的平頂上悠閒散步(2節),無意地看見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正在沐浴。對男性而言,美色的吸引是極自然之事;好奇的第一眼望過去,並不構成罪。
就經文敘事角度來看,大衛不是有企圖地走上平台「狩獵女色」的;他是不經意地受眼前「容貌甚美」的異性所吸引,因而陷入罪的網羅中。面對突如其來的「性資訊」,無論是大衛眼前的拔示巴、電郵傳來的色情圖片等,基督徒男性有時確實避無可避。眼目無意之中的相遇,並不是罪;但當大衛繼續佇留原地,任由情欲支配一切,甚至採取進一步行動,「就差人打聽那婦人是誰」(3節);接著就「差人去,將婦人接來」(4節)。當大衛不在內心思想上作好防備(箴四23),就容許眼目的試探發展為把對方據為己有的罪行;這正是雅各所描述的:首先,私欲牽引誘惑的;接著,私欲在人的心思不斷發展,猶如懷胎一般,最後就生出罪行來(雅一14-15)。
撒母耳記作者簡潔地交代了整件事,不作任何渲染或露骨的刻畫;呈現在讀者面前的,是男人為了滿足私欲而精心擺布的權力遊戲。「差」就成為故事的關鍵字眼,反映著大衛不是霎時衝動,而是老謀深算的心計。
我們須要返回神的話語去,有聖言在思想中,否則空白的腦袋任由「性資訊」入侵,殊為可悲!信徒如要有所抗衡,就要時常默想聖經,以「道」御心(詩一一九9-11),順服上帝的心意過於屈服在私欲下。
也許信徒須反省:「假若一天或多天我不接觸某個媒體(如不看報、不看戲或電視、不上網等),我心靈仍否自由?」我們要留心眼目所看的事物,否則任由色情資訊自由出入,個人價值觀任由同化,毫不設防,失陷於「性罪」肯定是遲早之事!

三、逃避現實的選擇
有人看大衛貪戀美色,反映內裡的空虛;當成年男士對甚多事物失掉興趣,感到沈悶之際,狂野之心蠢蠢欲動,就會作出違背神心意的選擇。
「大衛差人將她接到宮裡,她就作了大衛的妻,給大衛生了一個兒子。」(撒下一一27)大衛不是偶一為之失足在「一夜情」,而是已經發展為放不下的感情糾纏;他屢次犯罪,帶來的是「耶和華甚不喜悅」。
貝克爾在《拒斥死亡》一書中探討人的性行為,其中主因是人嘗試以「性征服」否定一項現實:人的身心步向死亡。性欲的假象,使人逃避現實,忘掉了身體會衰老、人至終都會難逃一死。
成年男士須要承認身心機能的退化,毋須介懷青春不再,也不用追求或征服異性來證明男性雄風。當弟兄樂意承認眼目不可靠、心思會偏離神、身體朝向衰退與死亡的真相,不再幻想或妄想過多,安分守己,保守個人不輕率落入女色網羅中。

結論
大衛的故事,正有血有肉地說明成年男人內裡的軟弱,所有血肉之軀的弟兄應當一起從中汲取教訓,查找不足,方能防範「性罪」。


(本文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)

 


本刊免費贈閱,歡迎索取,自由奉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