復刊第十八期•2005年6-8月

活出「性」潔(四)──控制性欲

胡志偉

經文:帖前四3-8
不少事奉主的工人與熱心愛主的信徒在男女關係方面失足而跌倒,就是因著某種錯覺,以為只要個人是屬靈與愛主的,就不會出事。有些神的兒女視「性」為不潔的,認為在教會內絕不宜提及,免得讓撒但有機可乘。然而,當信徒確實遇上「性」的衝擊時卻不知如何面對,簡化地以為祈禱讀經就能解決之;有些時候,對「性」缺乏真正的認知,不設防線,反而身陷在「情欲失控」的網羅中。
保羅於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三至八節中,囑咐信徒在「性」方面應有三種合乎神喜悅的基本態度:

一、活出聖潔
「神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為聖潔,遠避淫行。」(四3)神的心意清清楚楚,就是要求信徒在倫理生活中,特別是在婚姻關係中,反映神的聖潔。有些時候,信徒受了錯誤的教訓影響,其中就是「諾斯底主義」,此思想以柏拉圖的「靈肉二元論」為基調,認為無論肉身有怎樣的行為,也不會影響靈性的純潔,於是不少人或放縱情欲,或以苦修方式戒絕「性行為」。
保羅教導我們,性是神聖的,是源自神而給信徒的婚姻關係帶來享受的,而信徒的責任是「各人曉得怎樣用聖潔、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」(四4)。信徒能充分在性方面有所享受,就是因為我們能按著創造主設計性的心意,在婚姻關係中進行之。何時信徒不照著神的心意,離開了婚姻關係而有的「性生活」,就是「淫行」(fornication)。「淫行」的希臘文為porneo,而「色情」物品(pornography)就是由此字引申而來的。「淫行」的本意,是指向性的不道德實踐,凡在婚姻以外進行的,如「召妓」、「一夜情」、「婚外情」、「婚前性行為」等,皆涵蓋在內。

二、控制身體
當保羅向信徒說「成為聖潔」(四3),他指出了基督徒的身分是屬於基督的「器皿」(與「身體」同義,有時直指男性生殖器官,參撒上二一5)。正因為身體的主權屬主,我們「是重價買來的」(林前六20),信徒的性生活必須與俗世不同,不「沾染污穢」(四7),是分別出來的!
「器皿」的用法,說明信徒要按著神的旨意,恰當地控制個人的性欲。基督徒不能任由「性器」的動物本能所驅動,相反,信徒應持守「器皿」,用聖潔與尊貴的態度對待身體。正如保羅曾勸勉提摩太:「人若自潔,脫離卑賤的事,就必作貴重的器皿,成為聖潔,合乎主用,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」(提後二21),信徒的身體就是如此尊貴的!
神把貴重的器皿賜予我們,我們該持守的態度是「不放縱私欲的邪情」(四5),就是堅拒一切外來刺激個人性欲的資訊,向色情資訊堅定不移地說:「不!」私欲的本質乃是以滿足身體的「激情」(原文為pathos,是英文“passion”,和合本譯為「邪情」)為首要,但基督徒卻知道自己是身體的管家,身體的主權乃在神的手中。
明乎此,姊妹參與教會聚會時,特別是在炎夏日子,不要穿著過分暴露的衣著,就是「用聖潔、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」(四4)。假若姊妹不好好守著,就容易使弟兄在「眼目的情欲」(約壹二16)方面絆倒,以致想入非非而陷入「私欲的邪情」。同樣,當弟兄不好好控制個人的眼目,不能按著神的眼光看待異性,就不能在這方面榮耀神。

三、不越界線
保羅提醒信徒與異性交往時,要清清潔潔(提前五2),「不要一個人在這事上越分」(四6),不能越過男女應有的界線,佔對方的便宜。兩性交往,在教會內要設下防線;不能隨隨便便,教牧要教導信徒有適當的防備。
當信徒提高這方面意識,就能對混入教會來斂色的假教師與假弟兄有所防範,保護姊妹不受性騷擾與侵犯。男女信徒遇到感情或信仰上的問題時,就要找同性的屬靈長者交通或分享;無論教牧與信徒,都不能單獨與異性在某房間內傾談;男性教牧或信徒探訪某姊妹家庭時,宜有第三者在場,不宜單獨在對方家中。不同性別的信徒除了握手之外,不宜有任何身體接觸。
除了身體的防線,信徒更要堅守心理的防線,避免犯心理上的姦淫。如已婚的弟兄花更多時間與另一個異性相處,或傾向找對方分享內心感受,又覺得與對方在一起,較與配偶在一起更暢快,這些皆是心理姦淫的徵兆。信徒若不處理那些「超乎尋常」的感覺而好好警醒,所謂「紅顏知己」便可能帶來婚變的危機。

結 論
保羅昔日針對信徒的教導,也是我們現今急需的。信徒蒙召要活出聖潔,不是追求特殊的屬靈經歷,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合宜地看待身體,不作任何傷害個人或他人身體的行為,知道如何在性事上討神喜悅。教會要成為聖潔的場所,兩性相處要合理合情,不容許任何一方有越軌的行為,信徒之間要互相守望與提醒。惟有基督徒明白聖經的「性觀」,才能在身體上榮耀三一真神!

(本文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)


本刊免費贈閱,歡迎索取,自由奉獻。